第1章 相亲钉子户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喵喵爱吃鱼字数:2662更新时间:2020/10/27 11:17:40

南溪路,左岸西餐厅

叶妤气定神闲的搅弄着面前的咖啡,一双杏眸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,从见面开始,就滔滔不绝的说着话的男人。

眼前这个人叫陈俊,是她母亲秦女士介绍给她的相亲对象,也是传说中的奇葩--妈宝男。

“叶小姐,我的情况想必你妈妈秦女士都给你说了,我的工作性质比较忙,我妈说了,将来要娶媳妇儿,一定要找个顾家的,我听我妈说,你是个医生?”

所谓的情况是:‘英俊帅气,年轻有为,钻石王老五,从国外留学归来的海龟’这些从她口中蹦出来的介绍词,不好意思,她是真的从这个男人的身上,找不出一点符合的特征。

何况当陈俊说出‘医生’这两个字的时候,叶妤感受到了一抹浓浓的嫌弃。

“我妈说,结婚以后至少也生两个,我妈还说,房产证上不能加你的名字,我妈……”

陈俊的嘴里还在噼里啪啦的说着什么,叶妤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,有这浪费的时间,她还不如回实验室剖两具尸体来的划算。

思及至此,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:“陈先生,医生的涵盖面很广,具体而言,我是一名法医。”

果然,叶妤一说自己是法医,妈宝男脸上的横肉都抖了三抖,“法……法医?解剖尸体的那种?”

虽然她对这种说法不是很赞同,但是他也没有说错啊。

碰巧,餐厅的服务员端着她刚刚点的餐走过来,当服务员将一盘牛排和一份意面都摆在她面前的时候:“陈先生可能不知道法医主要做的是什么,不如我给你讲讲吧!”

叶妤拿起刀叉,一边手法娴熟的切开面前那一盘五分熟的牛排,一边搭配讲解:“我们主要打交道的除了警察,就是尸体,在检查死者的内脏之前,需要先用解剖刀划开死者的腹部,一般来说,腹部的肌理层是比较厚的,但是下刀的时候,这个力道和角度都需要注意,过重会破坏内脏,过轻则切不开,诺,就像这样切,其实牛排的肉质,和人的肌理层还是很像的。”

陈俊刚将自己面前的牛排切开,准备送入口,就听见她的话,不动声色的又将手里的牛排给放了下来。

叶妤也当做没有看见,叉起旁边的那一盘意面,明晃晃的展示在他的面前:“我们体内的肠子,大致就像这个意面,弯曲且油腻。”

陈俊细看了那意面和牛排一眼,脑子里不由的脑补了一下画面,一抹恶心瞬间从喉咙里涌上来。

他艰难的将那抹恶心咽下去,捂住唇,“叶小姐,我觉得我们不大合适,还是算了吧,我还有事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说完,拿起身边的公文包就落荒而逃。

叶妤看着陈俊这么不禁吓,兴致缺缺的将手里的刀叉往桌上一丢,刚准备起身买单,一道气质冷如青松的男人,出现在她对面的位置上。

“这位先生,有何贵干?”叶妤一双桃花眼微挑,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。

男人对她表现出来的敌意并不是很在意,他打量了叶妤一眼,轻笑道:“叶小姐的这番话,真是让人眼前一亮。”

男人在打量她的时候,叶妤也在打量男人。

和刚刚那个妈宝男不同,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典型的封面型男。

英俊帅气的脸,浓黑如墨的眉毛,一双狭长的眼睛讳莫如深,泛着锐利的光芒,高挺的鼻梁,性感的嘴唇,欣长又有型的身材,无不彰显着淡定从容,一身矜贵清冷的气质更是散发的淋漓尽致。

话说她不是没有见过商业精英男,可是像眼前这个气质非凡,耀眼夺目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

男人笑着解释道:“我简单的做一个自我介绍,我叫封沥北,是你的母亲秦女士给你安排的相亲对象,目前自己创业,小有成就,生活独立自主,秦女士说你差不多这个时候会在餐厅,而我一向不喜欢迟到,所以来的早了些,没想到能提前目睹叶小姐的风采。”

还没秦女士先后给她找了这么两个极端的相亲对象中缓过神来,就听见封沥北那一番有针对性,且有深意的自我介绍,她不由有些语塞。

可是,长成这样的男人怎么还会来相亲,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!

而且秦女士什么时候这么好心,给她真正介绍优质的男人?

“所以……你刚刚都听见了?”知道她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,还不跑吗?

封沥北但笑不语,却无形之中默认了她的话。

“叶小姐快人快语,我很喜欢。”

叶妤的眉宇之间夹杂些许的英气,娇嫩的肌肤上抹着淡妆,后脑勺扎着一个干净利索的丸子头,两缕微卷的散发温顺的落在额头两侧,整个一温婉恬静的形象,

然而,若要是认为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那就错了,而且是大错特错。

有谁见过哪个温婉恬静的女人,能在面对尸体的时候,面不改色的下刀,看见满腔的热血,不但不尖叫,还满目的兴奋?

叶妤见他这么说,发现正常的套路对这样的男人似乎不顶用,于是换了个说法,“既然封先生能接受我的职业,那我也不妨都说了吧!我以前的样子可不是现在这样,现在整容是时尚流行趋势,我一个星期前刚到做了微整,你看我这鼻子,还有这下巴,都是整的,就连颧骨都到做了刮骨,你看看效果是不是不错?”

叶妤一边说,还一边将自己的脸往对面凑近了一点点。

试问现在的男人有几个会喜欢人造美女,更何况眼前的这个还是一个看似有逼格的商业新贵。

可是,她都说到这份上了,对面坐着的封沥北却丝毫没有要走的迹象,反而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不紧不慢地说:“没关系,只要性别不是整出来的就行。”

叶妤闻言,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塌了,居然还有人不介意整过容的,他不会真有什么隐疾吧?

封沥北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,靠坐在软椅上,深邃的眼眸透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戏谑:“我没有任何问题,只缺一个像你这样有趣的女人交往结婚。”

此话一出,叶妤的脸上瞬间就表现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,没想到,自己竟会遇上这么一个钉子户,还真的跟她谈婚论嫁。

“既然如此,封先生,我实话实说了吧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我对她的感情至死不渝,没有人拆散我们。”叶妤咬了咬牙,决定加大剂量。

闻言,封沥北的眼睛里闪烁着些许笑意,脸上的表情也难得的一本正经:“没关系,只要你们没有结婚,我就有竞争的机会。”

“可能你没有明白,我喜欢的是个女人。”潜台词就是,你没有机会了。

果然,她这话一出,封沥北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了松动。

叶妤没有错过他脸上的表情,心底一阵放松,这下应该可以成功了吧!

能接受整容,难道还能接受同性恋?

“叶小姐的癖好却是有点特别,不过我相信,我有这个信心可以将你带回正轨。”封沥北说的极其郑重。

唇枪舌战一番,叶妤都觉得自己要坚持不下去了,这男人油盐不进,简直就是朵奇葩。

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

“封先生,就算你不介意,难道你的家人就不介意吗?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,这件事情,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叶妤抓起自己的包,脚底抹油的溜了。

封沥北看着她逃离的背影,眼神晦暗如深,眼底的浅浅的笑意逐渐变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