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借尸还魂

类别:古代言情 作者:尼古拉斯字数:2347更新时间:2019/6/25 16:51:05

难受......

胸口就像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,又闷又呛......张如玉第一念头是诧异,她不是被长枪刺穿了身体?

锃亮的枪头从她身体的这头穿到那头,戳穿了一个窟窿,瞬间,令人头疼晕眩的钝痛从那处向四肢蔓延开。

“将军!”

她那时耳边静得只能听见这一个声音,像是她副将吼的。

该死的!她曾发誓绝不像大哥、三哥还有堂叔们那样,死在战场上,可最终也逃不掉这个如诅咒般的命运!

好在,敌寇将领的头颅已被她取下!

张如玉确定自己死了,却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地府,如是地府,为何她此时像正面临死亡,眼皮睁不开,鼻口也像是被什么给堵住。

窒息的死亡,她呼吸不了!

......她需要呼吸?

她没有死?!

胸口像是缺氧一样快要爆炸开!不能死!她绝不能死!至少不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!

“嘭!”

当身下的物体被她的手给重重敲响时,面上的束缚松了一下,张如玉呼吸到几分潮湿的棉絮味。

有人想要捂死她!

临死的爆发力很强,张如玉猛地推开“死亡”,入眼的却不是她想象的无尽黑暗,而是由灯油散发出的浅黄色光芒。

昏暗却充满生命的气息,她差点流泪,她竟真的没有死......

“咚咚!......”凌乱的脚步声。

张如玉连偏头看向声源,却只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身影跑进了黑暗。

是想杀死她的人!

张如玉撑着身子想起来,却发现浑身软弱无力,刚刚的挣扎已经耗尽她所有力气,此时头晕目眩,浓浓的睡意袭来。

不能睡......刚闪过这个念头,张如玉便彻底陷入昏迷。

再有意识,张如玉察觉到有人在靠近她。

对方慢慢俯下身,手似乎向她的鼻间伸来,是谁?那个要杀她的人?

张如玉猛地睁开眼,手也一下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腕,在对方退缩时,又拉紧了一分,目光如炬,冰冷无比的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和她想的不同,对方不是武功高强的杀手,而是一个被她吓住,满眼慌张的……农家妇人?

妇人是真被吓一跳,晕着的人突然醒了,还用吓死人的眼神看着自己,怎能不怕。

“小,小姑子,我是三嫂啊?你抓着我干嘛?快放开,好疼……”

三嫂?

胡说八道!她兄长尚未娶妻便在战场牺牲,何来什么三嫂?

张如玉更加紧扣住对方的手腕,眼中满是冷漠,如毒蛇盯着猎物般,冷血的审视着这妇人,她虽卧于床榻,却仍带着浓浓气势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妇人的心咯噔一下,不跳了,被张如玉那嗜血的眼神给吓懵住!

她,她怎么觉着,平时最多撒撒娇,闹闹别扭的小姑子,此时比那县上的捕快还要吓人?好像一个不对,就要杀了她似的!

“小姑子?你到底怎么了?我是你三嫂,连娇娇啊!你这落了水,好不容易醒了,怎,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?”

落水?

她不是在战场中被枪头刺穿胸口吗?

张如玉一边紧扣住连娇娇手腕,一边打量着四周,这里是她之前醒来的房间,可战火连天,周边城镇早已搬空,百姓往京都逃难,何来如此安宁的农家,能容她养伤?

想至此,张如玉摸上胸口,却并无伤口,莫非之前都是梦,还是,现在才是梦?

在张如玉失神间,连娇娇抓住机会,挣脱开手,也没多话,转身便跑了,一边跑一边喊着:“爹,娘,小姑子她醒了!”

张如玉着急想坐起身,却又浑身无力的倒了回去,但这一下,她竟发现自己身量变小,而原本满是茧子的双手也变得白皙柔嫩,这具身体……分明不是她的!

难道是,借尸还魂?

张如玉还未想透彻,这屋里便闯进来一个老妇人,同是农家打扮,扑来就抱住了她,哀嚎着,“如玉啊,我的心肝!你可算是醒了!你要是再不醒,你让娘可怎么活啊?”

老妇人声泪俱下,十分感人,仿佛抱的人真是她疼到骨子里的亲闺女。

被抱的张如玉十分抗拒,想挣脱开,却发现对方抱得十分紧,外加这具身体似乎力气不大,竟如何也挣脱不开。

眼见抱得她快喘不过气,有人喝了那老妇人一声,“好了!孩子刚醒,你嚎什么呢?再把孩子给吓着!”

张如玉看过去,是之前跟着一起进来,一长着方脸的老头,脸上落了一道道饱经风霜的沟壑,眉头紧皱着。

老妇人闻言气急,吼了回去,“我嚎?我这不是担心我闺女吗?我这疼到心坎的闺女啊,平白无故的遭老大的罪,我这心里能不苦吗?”

说完,还数落了对方一句,“你以为像你啊,跟个没事儿人似的?!”

老头本就稀疏的眉毛,一皱,仿佛又要落几根下来,情绪转换间,最后只憋了一句话出来,“这人不是已经醒了吗?”

老妇人占了上风,哼了一声,便重新将心思落在自己闺女身上,又高兴又心疼,问:“如玉啊,你还难受吗?”

问完见张如玉不说话,还用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,不由奇怪的问道:“如玉啊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一旁连娇娇总算是有了机会说话,“娘,小姑子她好像是失忆了!刚连我都不认识,一直问我是谁呢!”

“失忆?!”老妇人和老头齐声诧异喊道。

张如玉依旧没说话,目前情况不明,还是沉默为好。

而老妇人和老头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又看向张如玉,连忙问道:“如玉,我是娘啊,你还认得我不?”

“如玉,我是你爹啊!”

张如玉皱起眉,轻轻的吐了三个字,“不认识。”

老妇人和老头俱是一僵,尤其是那老妇人,又开始哭,“我的如玉啊!这咋还不记得娘了!好不容易从鬼门关回来,怎么连爹娘都不认识了?”

老头满脸忧愁,说着,“这时辰,也不好请江大夫来!只能等明日一早,再去请江大夫来看看是怎么回事!”

张如玉实在不知如何应付哭泣的老妇人,便声称头疼,想要休息,三人关心了几句,便连忙离开,合上房门,让她好好休息。

而张如玉也被折腾的够呛,见屋内没有铜镜,连盆水都没有,便歇了看看这具身体长什么模样的心思,躺回了床,闭眼休息,一切等精力恢复了再论。

只是未等她入眠,便听得有声音远远传来,“进礼媳妇,给我把如玉照顾好了!要是哪儿凉了热了,看我不要了你的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