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夏一辰,我恨你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席夕字数:2328更新时间:2021/3/18 10:42:30

午后安静的咖啡厅里。

古灵犀有些局促的看着面前的凌思容,凌思容一身精致的定制礼服,面容漂亮得像个公主,这样显得自己更像一个丑小鸭,连身上穿得破旧的牛仔裤都变白不少。

“思容,你找我出来说有重要的事情,是什么事情啊?”

凌思容是自己新出炉的老公弟弟的女朋友,两人也才见过一次,没有什么来往,所以古灵犀很奇怪为什么对方要把自己给约出来。

凌思容漂亮的脸上微微皱眉,有些犹豫的看着古灵犀,“灵犀,这事情不太好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!”

古灵犀更加坐立不安了,满脸担忧急切的问:“是不是一辰出事了?思容你快告诉我!”

凌思容眼里闪过一丝不悦,“一辰没有事情,只是……唉……”

凌思容叹了一口气,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诊断说明,还有古灵犀和自己的肾脏配型说明。

古灵犀看了看着诊断书,心里更是疑惑不解,“思容,你的肾不好这个我能看明白,可是为什么还有我和你肾脏匹配的说明呢?”

她心里已经有点不好的预感了,但是更多的还是想不明白。

凌思容面色难过,语气十分犹豫:

“其实一辰和你结婚不是为了别的,就因为他知道我和你的肾脏配型成功,所以和你领证了,这样你“意外”死亡就能把肾捐给我了!”

古灵犀全身发冷,仿佛坠入了冰海。

凌思容说的意思……是自己理解的那样吗?

古灵犀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哑着嗓子问:“你的意思是,一辰和我结婚,就是为了弄死我,然后把我的肾捐给你吗?”

古灵犀眼睛整个都是红的,眼泪就在眼眶里要掉下来。

凌思容心里十分的爽,面上却满是愧疚:

“灵犀,对不起,我也是刚知道一辰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,没有来得及阻止他,你快和一辰离婚吧,我可以等别人的肾脏,一定不要你的!”

古灵犀现在觉得大脑一片混沌,她不想听凌思容说的话,拿起桌上的说明,开着自己和夏一辰一起攒钱买的小破车,上了车就猛踩油门。

她要听夏一辰说清楚!

古灵犀努力睁大眼睛,让泪水不要模糊自己的视线,却被一旁的大车给拦住了。

古灵犀急促的踩住刹车,头猛的撞在方向盘上,从大车上跳下来三个壮汉,直接打开古灵犀的车门,把她给扯了出来。

“啊!你们要干嘛!”

古灵犀惊悚的大叫,手脚并用想要推开他们,结果却是螳臂当车。

“别叫了,是你老公让我们来拿你的肾的,你就闭嘴吧!”

古灵犀一下子就呆住了,失去了反抗的力气。

她被带到了一个类似地下室的地方,还有两个穿着白大褂像是医生的人。

古灵犀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立马剧烈反抗,却被绑住了手脚放到了手术台的地方。

古灵犀的嘴被胶住了,但是没有打麻醉,她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肾被挖了出来,那种疼痛疼得她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死去。

古灵犀死死的咬着舌尖,她告诉自己,不能这样死去,她要记住这些人,一个个报复回来。

她亲眼看着自己的肾被放进了冷冻盒里,然后两个大汉就像是拖着死狗一样拖着她到了自己的小破车里,随意的扔了一根点燃的火柴。

他们要烧死自己!

古灵犀瞳孔一缩,手脚并用的想要爬出车里,不管自己还在流血的身体,也不管那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“嘭!”

天空绽放出一朵红云。

——

凌思容心情很好的在花园里哼着小歌,自己的肾脏有了,夏一辰的妻子也死了,自己不就有机会了吗?

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人,对方出声她才被吓了一跳。

“思容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夏一阳红着眼睛看着背对自己的人。

凌思容被吓到了转身,看到夏一阳还想说他两句,结果就看到他拿着自己的手机,手机屏幕上赫然就是自己刚刚收到的信息。

凌思容脸色都变了,“你都看到了?”

夏一阳眼睛红红的看着凌思容,他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喜欢的人真面目竟然这样的可怕。

“思容,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我哥,但是你为什么要对我嫂子做那样的事情?!”

夏一阳伸手抓住凌思容的手腕,“走,我带你去找我哥,把一切说清楚,我们快把嫂子给接回来,晚了就来不及了!”

凌思容甩开夏一阳的手,“一阳,你先听我解释!”

夏一阳从小就有心脏病,身子单薄得很,被凌思容这么一甩都没有站稳,

“有什么好解释的,现在人命关天啊,你先和我去找哥,把嫂子给救出来!”

凌思容不断摇头,她怎么能让夏一辰知道这些事情,那样夏一辰还怎么会爱自己?

夏一阳却不放弃,一直拉着凌思容,凌思容心里一着急,猛的推了一下夏一阳。

夏一阳手往前一伸,没有拉到凌思容的衣服,却带倒了一样东西。

他倒在了地上,捂着心脏的位置大喘气。

夏一阳心脏病发作了。

凌思容慌了,手忙脚乱的,

“一阳,你的药在哪?快告诉我,我喂给你!”

夏一阳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地方,那里丢着一瓶药,应该是刚刚他们争执的时候掉在了地上。

凌思容连忙过去捡起药,要倒药的时候顿住了。

如果夏一阳吃了药,肯定会把自己对古灵犀做的事情告诉一辰,那她怎么办?

“呼……”

夏一阳已经不能呼吸,手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,脸色青紫,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凌思容。

凌思容紧紧的握着药瓶,对夏一阳不断摇头,

“一阳,对不起,我不能救你,我不能让一辰知道我做过这样的事情,对不起……”

“呃,呃……”

夏一阳挣扎着,突然不动了,什么声音都没有了。

凌思容腿在发抖,硬撑着过去试了试夏一阳的鼻尖。

“死……死了!”

凌思容转身就像逃跑,眼尖的看到夏一阳手里抓的东西。

那是古灵犀的钥匙扣,她特意拿过来有其他作用的。

“对,是古灵犀杀的他,就是这样!”

凌思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慢慢说服了自己。

正在挑选婚纱的夏一辰一连接到了两个电话,一个是自己的弟弟被自己的妻子推到导致心脏病发作死亡,第二个电话告诉他妻子在逃跑过程中车子起火爆炸,尸骨无存。

“咚!”

手机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,正如他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