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去做助理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汤圆不太甜字数:2345更新时间:2020/12/2 14:42:43

言诺笑容更尴尬,“之前把人要害给撞了,没钱偿还,所以再次被……”

“魏明清那件事?”季延东一下子就猜到结果,“我记得先前魏家已经承诺过不会再追究你的责任。”

“谁知道啊……”言诺也很惆怅,“总之他就是喜欢死缠烂打的啦!不过也是,谁让我下手这么狠,把人给锤成那样?”

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”季延东的这句回答,把言诺整蒙了,他是在说她还是魏明清?

“五百万,按照你家里的情况应该还不起吧?”季延东将传票返还给她,伸出手,安娜给了一叠支票,他刷刷刷写下五百万的金额,签字,撕了一张下来放到了言诺手里,看她犹豫不决想拿回来又不舍得的表情,季延东笑笑,“就当做是预支工资给你了,如果好好努力,一年半载还是能还清。”

言诺是个知恩图报的人,收到这笔巨款,心里满怀感激之意鞠了个躬,“太感谢你了!你的恩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!”

季延东挑眉,“几百万换一句感谢不太现实,如果我没记错,你前段时间应该来过我公司面试。”

安娜在旁边微微低头,“季总,这位就是您邀请进来公司试音的言小姐。”

季延东点头,“结果如何?”

“音倒是不错,只不过同期优秀的人太多了。”安娜如实说道,听了这番话,言诺觉得有些可惜,“还以为我能进入季总的公司报答季总呢?真可惜没面试上。”

季延东听出来了她语气中的凉薄,他在商场纵横这么多年什么人都见过,但是想她这种情绪变化莫测的还真有些捉摸不透。

前一秒还笑嘻嘻的,下一秒就黑了脸,在这帝都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人。

见的多了无数前仆后继的女子,这小姑娘玩的手段挺好,偶尔来一次欲擒故纵?还真是有新意。

“公司应该还缺一位助理的职位,”季延东见安娜点头,吩咐着,“那就让她来吧。”

“我没做过助理诶。”言诺心里忐忑不安,她前身在豪门处处都被维护着,十指不沾阳春水,助理?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当。

见她为难,季延东看向安娜,“好好培训,明天来入职。”

下一句,说给言诺听的,她感到有些恍惚,“我能不去吗?”如果呆在这个男人身边,还真有些感觉不太好。

她似乎忘记了,自己即将嫁给季延东的事情,而季延东可记得清清楚楚,他微微眯眼,低沉嗓音带着笑,“让你早点习惯在我身边的感觉也好。”

身测安娜听到这句话,眼睛瞪大很快又恢复到平静,跟了季延东几年,他的行为和决定,一向都难以让人无法琢磨,不过很奇怪,他为什么会突然对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女人这么上心?

安娜疑惑的眼神打量的言诺身体不舒服,她抬头和安娜四目相对,安娜低头从文件袋拿出一份文件交给言诺手里,“这份是入职合同,填好了明天带来。”

言诺低头一看,总裁助理?!那不就是季延东的助理吗?!卧槽,怎么回事?

卧字没说出口,跟前两人已经上了车,离开。

言诺回头看着那辆黑色奥迪扬长而去,手里的合同皱巴巴起了一个角,这人真奇怪……随身携带入职合同是什么操作哦?

——

安娜侧脸看向后座的男人,还是忍不住疑惑问出了口,“季总,为什么今日突然决定来法院这边?”

前段时间公司有个官司一直没打,季延东态度本是不出面处理,但今日突然前来三下五除二就把对方拖延了几百万的合同搞定,不过更奇怪的是,出来就遇到了言诺,紧接着一切事情好像发生的顺理成章,却又有些让人忍不住质疑。

季延东一向不会对人事部的事情上心,特意出面招人,可真是……

“不要问太多,”季延东沉声开口,“把你的工作处理好就行。”

安娜点头应了声,“好的,季总。”季延东又叮嘱到,“让她尽快上岗,也好分担你的工作。”

安娜心里忐忑,什么时候季延东关心过自己了?这不正常,绝对不正常!他对那个女的,绝对有私心!

她坐好翘起二郎腿,绝美的脸上露出冗长的笑容,不过这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?

——

言诺进去法院直接把钱交到法官手里,头也不回跑了。

才不想跟那个臭不要脸的魏明清耽搁更多时间,赶紧搞定事情就跑!

坐车回到沈家,趁着那两个麻烦的父女没回来,言诺抓紧时间抱着自己在路上买的零食躲进房间里,吃饱喝足,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言诺起来洗漱之后,出门,坐上公交车前往季延东的公司。

公司在市中心,距离沈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半小时后,下了公车过马路,虽然早就知道季延东有钱,只是没想到他将公司安排到了这里,这边的大厦很高,租赁价格肯定也贵……进去一边上电梯一边和接待小姐聊了一会,才知道季延东直接包下了整栋大厦,就为了一个新的投资企业。

他还是那样,对于喜欢的东西总是出手阔绰。

三十四层,董事长办公室,诺大的空间,装修按照季延东一贯的喜好,简约风,却因为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,而显得高档。

他身穿一身深蓝色西服,高档定制的面料,在他身上穿出了衣服架子的感觉,举手投足,都是王者的气势。

“你来了。”季延东像召唤一只小狗那样唤她过来,“把这些文件拿去打印,我下午开会要用。”

将一打文件推了上前,言诺抱在怀里,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情,在见到他之后居然稍微平复了一些?

“在此之前,给我准备一杯咖啡。”季延东叫住了她,接下来的话被她惯性开口接上,“加奶无糖。”

季延东和她,同时都愣住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喜好?”季延东眼神危险,从她身上上下扫视,看的她身体一紧,说话都有些颤抖,“我……我猜的。”

“猜的?”季延东不太相信,这个习惯,只有林殊能如此了解,他起身,接近到了她的跟前,身体散发出危险气息,将她逼的连连退了几步,却还是躲不开他的视线,低着头声音很小,“你……有什么事吗?”

“说实话,”季延东低下头靠近她的跟前,将她的头发挽到耳后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越接近,那种熟悉感越是强烈,季延东心头一颤,眼前曾经和林殊在一起的画面一闪而过,他脑袋开始生疼,呼吸都变得不顺畅。

她……总给他带来这种感觉。